查看当前信息的电话号码需要支付

确定
发布时间 2022-05-12 阅读量 3405

以影像为鸟类代言——“军长”陈林

陈林(军长)个人照.jpg


摄影师 陈      林(军长)

中国著名生态摄影师

中国野生动物保护协会资深会员

福州市人大代表

鹇来谷(福建)文化发展有限公司董事长

福建企业家摄影协会名誉主席

福州市摄影家协会副主席

连续两届“飞羽瞬间”金奖得主


因《中华凤头燕鸥》惊艳世人,拍摄叉尾太阳鸟悬停山樱花第一人……十余年来,陈林拍摄500多种鸟类、上百万张照片,通过影像的力量,行走在生态保护的道路上。之前,陈林玩越野,每当车友需要绞盘施救时,无线电里总会呼唤“陈军长”。“军长”之名遂广为流传,从越野圈子叫到“鸟人”圈子。


05.jpg

《神话的延续》 陈林摄

中华凤头燕鸥世界上最濒危的鸟类,它有许多谜团迄今为止为止未能解开,为了拍摄它,我已经行走闽江河口17年。


陈林作为一名野生鸟类摄影、研究工作者,2007年起就关注了福州野生鸟类与环境关系的课题,籍此长期驻守在福州闽江河口国家湿地保护区开展护鸟、拍鸟工作,十余年来的不懈坚持,每年数十次往返湿地滩涂,积累了大量珍贵的鸟类影像资料,有力地宣传和保护了素有“神话之鸟”美誉的中华凤头燕鸥(极度濒危)、勺嘴鹬(极度濒危)等一大批珍稀鸟类,吸引了央视等多家新闻媒体关注,十余次接受央视专访,作为福建生态保护的代表,其生态公益广告在福建电视台滚动播出达半年之久,为闽江河口湿地被评为“中国十大魅力湿地”做出了特殊贡献。

  与此同时,陈林在福州国家森林公园,以娴熟的摄影技法首次拍摄到叉尾太阳鸟悬停樱花的美图,此后每年都吸引了数千名来自全国各地的摄影人到福州森林公园拍摄“花鸟美图”,涌现出一大批优秀的摄影作品,向世界展示了福州生态自然之美、和谐之美、清新之美。


01.jpg

《白眉山鹧鸪》 陈林摄

非常难得一见到雉类,当冬天来了,老百姓开始挖冬笋,地下虫儿被翻出。于是它们来了。


08.jpg

《功夫猫》 陈林摄

纵纹腹小鸮—它在我的镜头里尽情的展示它的功夫。似乎告诉摄影师我很厉害,你离我远点!


10.jpg

《春的呼唤》 陈林摄

叉尾太阳鸟,2008年中国第一幅叉尾太阳鸟悬停于樱花之下的作品诞生,以后的12年我一直尝试各种方式拍摄它们。它被孩子们亲切的称为“华夏蜂鸟”。


记者:您是怎么与拍鸟结缘的?

  陈林:我在中学的时候就开始玩摄影,到了2006年,买了第一台的数码单反,开始拍鸟。有一次,跟着朋友去将乐龙栖山,透过镜头,一个全新的美丽世界在面前打开。鸟儿们自在翱翔的姿态、色彩斑斓的羽毛、俏皮可爱的神情,瞬间震撼了我。就是从那天开始,我觉得自己找到了一个全新的平台,我愿意为之付出。


11.jpg

《捕鱼归来》 陈林摄

大凤头燕鸥,清晨逆光中捕鱼归来的大凤头燕鸥,画面让我着迷!


记者:您的代表作之一《中华凤头燕鸥》,是华人首次在世界濒危鸟类摄影大赛上获奖,能分享一下拍摄经历吗?

  陈林:中华凤头燕鸥是一种极度濒危的鸟类,在全球的数量不超过50只。2007年5月,在闽江口鳝鱼滩湿地,我与被称为“中国神话之鸟”的中华凤头燕鸥第一次相遇。为了拍好中华凤头燕鸥,我去了80多次鳝鱼滩。每次都是扛着几十斤重的摄影器材,蹚过齐腰深的海水,在炙热的沙地上一趴就是三四个小时。整个夏天,我一共拍下了几千张中华凤头燕鸥的照片。其中一张,有幸在当年9月国际濒危鸟类摄影大赛上获得第四名。


04.jpg

《哺育》 陈林摄

6月中旬大拟啄木鸟繁殖进入尾声,妈妈给孩子带回了野草莓。


记者:您常说:“片子是等出来的,而不是追出来的”,这与“功夫在诗外”是不是有异曲同工之妙?

  陈林:是的,拍鸟有另一个重要的环节,我觉得就是要了解你所拍摄的鸟。我们要懂天气、懂潮位、懂鸟的习性,唯有天时地利人和结合在一起才能出好片。有些初学者对于鸟的习性不太了解,盲目的凑得太近,这样不仅拍不到鸟,还会对鸟造成惊吓和影响。

  我刚刚开始拍白鹇的时候,我拍了4年,没有办法拍好它,它极度地怕人。最后又花了4年。从8月底到来年的3月,我在帐篷里守它,天天守它,一呆就是五六个小时。

  另外,你还要懂得天气,懂得潮位,懂得鸟的习性,天时地利人和,才能出好片。有很多初学者对鸟的习性不是特别了解,靠得太凶,鸟还没停,他们就不断地靠近,会对鸟产生一定的干扰。


13.jpg

《激情四射》 陈林摄

黑琴鸟,每年的五月上旬,到了黑琴鸟的繁殖季节,它们总是会找个擂台比武,优胜者才有繁殖后代的资格!


07.jpg

《一生同飞》 陈林摄

小天鹅,清晨天蒙蒙亮,天鹅妈妈爸爸带着孩子们准备启程觅食,1/8秒的慢门记录下来这一幕。


09.jpg

《神佑大翠》 陈林摄

斑头大翠一个极其不易见到的小鸟,繁殖中它给孩子带回一只小鱼。当我用极低的快门速度拍摄时,左上角神奇的影像出现了,好似一对神仙!


记者:您最欣赏的摄影家是哪一位?您怎样看待他的成就?

  陈林:在我心目中,中国最值得佩服的摄影师当属奚志农。他创立了民间环保组织“野性中国”,号召“影像保护自然”,让所有的野生动物摄影师能在这个旗帜下来创作!

  记者:您为什么这么多年来一直在坚持拍鸟?对于鸟类保护,您有什么好的建议吗?

  陈林:生态摄影贵在坚持,贵在专注,正所谓“念念不忘,必有回响”。在最开始拍鸟的阶段,我对于鸟类摄影和生态调研之间的关系还不太清楚,直到有一次,一位台湾学者向我请教一种鸟类“脱发”的时间,所谓“脱发”就是只鸟类的羽毛在一年不同时间里的状态,对于拍鸟的人来说,一年中鸟类在交配时长出的繁殖羽非常好看,也是大家喜欢拍摄的重点。

作为生态摄影师,我们更有义务去用我们的镜头为鸟类说话,让更多的人来关注它们生存的现状,以及它们的未来。作为人大代表,我在很多场合努力地去宣传,努力为这些野生动物争一些湿地。

我觉得最关键的还是要加大政府层面的宣传力度,让全民都认识到保护野生动物的重要性,提高爱鸟护鸟的意识,通过大家一起不断努力,为他们守护起一片天空。


15.jpg

《草原上的温情时刻》陈林摄

蓑羽贺一个可以飞越喜马拉雅的仙鹤,它们繁殖在中国的内蒙、新疆!夕阳西下爸爸妈妈带着刚刚出生的小鹤走进我的镜头。


记者:还有哪些摄影类型,哪些风格是将来您想尝试的?

  陈林:如果说我以前的作品的话,更多是在记录,那么未来呢?我会用更多的摄影的语言去描述,去拍摄它们,让更美的作品展示在大家面前。


2求爱.jpg

《巡航在海峡两岸》 陈林摄

中华秋沙鸭在福州,这里也许它是中国最南端的越冬池。为了保护它们,我们开启了“百日护飞中华秋沙鸭”行动!于是大樟溪上它们把最美的瞬间留在我的相机中。


02.jpg

《鸿运当头》 陈林摄

白鹇—森林中不缺美,缺少的是发现美的眼睛!秋天森林中最美的季节。秋叶红了。白鹇带着妻儿出来觅食,此时它的主要任务是警戒!保护着它的家人。它美丽的身影则用于吸引天敌的注意力!


文 | 周传馨【海峡摄影】

图 | 陈   林